锦鲤抄

流年匆忙,对错何妨?

  ——题记

  秋叶款款飞,胜若落寞无依的枯叶蝶,以多情的弧度舞落。我轻拾一片脉络,细数其间看不透的沧桑,经年已过,如今又为何感伤,孤云漫无目的地流浪,我暗自猜想它们该归去何方。蹙眉,荒草覆没了古井枯塘,昔日的容颜欢笑已不在,徒匀散,一缕过往。
  晨曦惊扰了陌上新桑,风卷起庭前落花穿过回廊,浓墨追逐着情绪流淌,染我,素衣白裳。执笔同你书尽人世芳华,墨迹犹存。而如今我唤你,你为何不应答?锦鲤。
  犹记得那年午后阳光正好,林间稀疏流光斑驳出缭绕的潜影,流水潺潺,恰和琴音。我独自抚琴,手指若行云流水淌出华美的韵律。陌上花开,花不醉人人自醉,我不由沉醉于此情此景,翩若惊鸿的面庞,嘴角轻扬,异常迷人的弧度。兀然,不协调的旋律打破我所营造的安宁,回眸,微颤的睫毛下泪珠悄然。
  栀子正盛,芒刺却万分怵人。我挽起衣袂,拨开毕露锋芒的杂乱叶脉,一方浅洼映入眼帘。纵横沟壑夹杂着新泥,一条赤色的鲤鱼跃动着挣扎,鱼鳍被芒刺洞穿,丝缕血液浑浊了我的泪。
  不顾一切地快步跑到它身边,飘扬的丝带已被撕扯成绫缎,本应和煦的风此时愈发狂躁,凌乱了我的发梢。双手轻轻地捧起它,我不禁暗自感到诧异,它好温暖。
  置爱琴于不顾,我静默地聆听它的心跳,用右手为它挡住不安的风,一路小跑到家,莫名律动的心才渐渐安静。
  竹屋幽悠,我用发髻挑去芒刺,又为它敷上前些时日采的药草,不忍看它孤身再入汪洋,出于私心,我把它投入屋前的一亩方塘里。这条锦鲤真的好美,悠然的弧度毫不矫揉造作,鳞片上的泥渍被水花亲昵地吻掉,色泽纯粹且不突兀,不知不觉间已被吸引,见它于莲叶中游弋,沉醉几许,方才想起我遗落的琴,来不及梳洗,快步跑回林间,看见琴弦安然,我才放下心来。
  已是些许时日了,我的生活虽贫乏倒也安宁,闲暇的夜里便席地而坐,抚琴邀得明月徘徊凌乱舞,看锦鲤戏莲,轻吟无题诗作,悠哉乐哉。
  “风月多情,月弄风情风弄月。”凝视着那轮姣好圆月,我不由得脱口而出。
  “韵曲传味,曲生韵味韵生曲。”
  曼妙的嗓音缭绕耳畔,迎面走来一个我素不相识的翩翩少年,他身着妖红色罗衣,长发以竹髻束起,美瓷般的皮肤细腻若雪莲,明亮的眸子里似乎有一池春水,为那胜似桃杏的脸颊平添摄人心魄的目光。他的姿态闲雅,栏外庭前,芙蓉月下妖娆万千。
  我默默地注视着他,良久,开口道:“吹开一径秀,记作烟霞流此壑。”
  “拾得满山翠,匀成水墨画斯亭。”
  “好,我真是自愧不如!”我笑着对他说,可他只是浅笑盈盈,微微颔首让我不由得呼吸一紧。我总觉得他很熟悉,可是又愈发难想起。
  自那以后,我们时常相伴共吟,夜色朦胧如诗,与月惺惺相惜。我俯视方塘,寻不见锦鲤的影子。
  风吹过庭院,杂草勾勒出鬼魅的风姿绰约。
  “菱草随波空有角。”
  “莲蓬出水自多心。”
  他的笑容胜似夏花,明媚得像要召回春天。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眼底有抓不住的哀伤,既然他从未提及,那我也徒是猜疑罢了。
  “望断天涯,何处秋风排雁影。”
 “吟开墨迹,一窗月色动芳魂。”
  琴音编织着如梦似幻的美妙,若日夜向往的梦里蓬莱,月光轻柔地包裹着他,有时我甚至在想,那是不是幻影,可我屡次否定,只因他的只字片语都那么真实。
  “锦鲤抄,恰是珠帘才上卷。”
  回望,依旧觅不到锦鲤,心底的失落久久挥之不去。对句未出,我抬起头,他分明,分明在流泪。
  “火花劫,怎堪月影又西斜。”我困惑,闭上双眼,感受他所描述的意境,待我再睁开眼时,已无人。
  庆幸锦鲤尚在。
  静卧于床榻,忽视内心的不安躁动,喃喃吟唱为它所作的一曲《锦鲤抄》。
  “阳光微凉,琴弦微凉,风声疏狂,人间仓皇;呼吸微凉,心事微凉,流年匆忙,对错何妨。”
  烈火肆无忌惮地吞噬竹屋,叫嚣着的火舌舔舐我的发丝,肌肤被灼烧的疼痛令我绝望,锦鲤,锦鲤,我无力地呼喊着,虽然我知道,这是徒劳。走向死亡边缘,何必再说回去的话呢。但我分明看到他在火海里向我伸出手,亦假亦真我无心猜想,眼前的影子变得模糊,我不甘地倒下。
  朦胧中,我看见他被火焰灼烧,红色罗衣和烈焰相依相融,他的眉眼,他的神情,一点一点被吞噬殆尽。升腾的热流里,他闭上双眼,蜕为锦鲤。
  不——
  锦鲤啊——
  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,却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,火花描摹容颜燃尽了时间,别留我一人,孑然一身,凋零在梦境里面。
  回忆终了,如是深秋,可锦鲤,如今我唤你,你为何不应答?屐齿轻踩着烛焰摇晃,所有沉默喧嚣都描在画上,你的眉眼,你的神情,我一直铭记不忘。
  “灯花微凉,笔锋微凉,难绘虚妄,难解惆怅;梦境微凉,情节微凉,迷离幻想,重叠忧伤。”
 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,你用轮回换我枕边月圆,我愿记忆停止在相识那天,随繁花褪色,尘埃散落,渐渐地,渐渐搁浅。
  锦鲤啊,现在,我以这断句残篇向岁月吊唁,愿萤火收敛我的悲伤。
  你看,又是花好月圆夜,今夜星辰,孰陪我欢笑。
  “锦鲤抄,恰是珠帘才上卷。” ……
  “火花劫,只愿倾心报旧恩。”
  锦鲤?!
  锦鲤。 end!
  以上内容转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人删除!



浮生尽<br><br> 若早知浮生若梦 <br> 恨不能一夜白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