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剑奇缘

  那些生生世世,缠绕苦涩,漫天遍地地在我眼前盛开出血红的彼岸花,却、一眼就花落。
故人心已倦,花开似旧颜。却,真真是陌颜。
那种心情,就像是少年纵马,驰骋于红尘紫陌,所有的鲜艳繁华尽在眼睛一一掠过,终了,皇城之外,浅浅的平淡盈盈目前,却有一种若有所失的惘然,不知如何是好,就……完了么?就是这样的心情。
花千骨。看它(她)的感觉,就是一日将红尘踏遍,从此再见绝色,都是除却巫山不是云之感。
它,无愧于师徒恋巅峰之作之名。如此能让我唏嘘不已的小说,少之又少,太多的经典,都在它面前失尽了颜色,我想,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不会再看小说了。。
我爱花千骨,真真切切地心疼她,从一个怕鬼的孩子,一步步,遍体鳞伤地意外成为妖神。这定然不是她所期许的。她的愿,不过是一袭白衣一抹欢颜。恨岁月不宽宏,直至身死心死,却终归未得他一心信任。
求之而不得,求之而不得,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纵可纵横世间逆转乾坤,又如何?
初见总是那么美好。所有的悲伤,所以的背叛都寂静地蛰伏,还未露出端倪。
后来啊,后来,赠宫玲,与断念,绝情殿默默相守,你不知,你不知,情根深重的痛,那难以挫灭的眷念,沁入骨血,除非六魂灭,七魄永散,难忘。
断念难断的痴情,在错身的一个轮回间,心甘情愿地落入万劫不复。
花千骨,本是无情无欲贪念之人,是他,长留上仙白子画,让她懂了情之一字。
霓漫天将绝情池水洒在她的身上,噬心腐骨的痛楚、寸寸都是因了深情。毁了容颜呵,连嗓子也哑了,心上唯一牵念的,却是要白子画,原谅自己。
后来,
“我身上这一百零三剑,十七个窟窿,满身疤痕,没有一处不是你赐我的。十六年的囚禁,再加上这两条命,欠你的,我早就还清了。” 宫玲和她的心,终于一起碎了,碎在了白子画的一剑穿心。
碎了的心还能再碎么?能的。
你怎能,一而再再而三地伤我?当匕首再度深深没入血肉,我多希望,对你的深情,能和血液一起流失。
蛮荒地狱。生不如死!哼唧兽,是你给予我的守护,我却不知,只那么,深深地痛恨,却不悔。
“错了就是错了。”
你说。
最后,是时间所有人逼得她化身为魔!
杀阡陌——
“白子画,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,我便屠你满门,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,我便杀尽天下人!”
最终却被伤得沉睡不行,寂静如死的无双容颜!心心念念守护她小不点的人,却被害的这等地步!
东方彧卿——
“骨头,不要死,听我的话,不要死。就算这世上没人爱,你也要好好爱自己…… ”
爱她疼她,为陪她一年,不惜向来世借命,终为她不得好死,血肉尽数化作碎沫!
糖宝——
她的血肉所化,却为了就她,尸骨不存。
轻水——
她以为的一生挚友啊!却叛了她,恨了她!
痛!怎能不痛!
恨!怎能不恨!
是这世间弃了花千骨,那花千骨便负了世人又如何?!
这世上,已不再有能暖我之人了啊!
于是,妖神出世,众生蒙难。
小骨终于长大了,没有人可以永远做个孩子。
紫衣曼妙,冷暖自知。
可,知了又如何?世间已不再有她眷恋之人,
她,累了倦了。
竹染送她成打男子,可小骨不要。
是了,她是妖神,逆天之神,世间男子,只要她想,谁又能拒绝?她一生一世,所求所为所贪,不过只一个白子画。她,轻而易举便可以得到了的罢。
他在身前,他在怀里,他在榻上,他在心上呵。却,舍不得,舍不得折辱他。明明是你啊,白子画,明明是你将我伤得刻骨。
“我身上这一百零三剑,十七个窟窿,满身疤痕,没有一处不是你赐我的。十六年的囚禁,再加上这两条命,欠你的,我早就还清了。”
白子画。你好生心狠、怎能伤我至此。
血染尽诛仙柱,长困地狱蛮荒,横霜断念没柄。一步步,让我再不能回头!执念太深,断念已断。
“我努力了那么多年,却从来都是不懂你的。现在,不需要懂了,也不想要懂了。”
冷冷地,望着他,目光像碎了的冰。
可、小骨却不知,他拼了性命封了她身上的妖神之力,他替她受了六十四跟消魂钉!
他,他手臂上绝情池水的伤痕,宁可削了骨肉也不肯再见到的伤痕,是为小骨而在,为小骨而疼。
小骨,当你抱住已成凡人的他——白子画,你是何感想?!
你看,他的身体再不复曾经冰冷,暖暖的。可惜你的体温却温暖不再。
你看,你明知他会对你不利,却舍不得,舍不得再离了他。
你看,你不能信你,茶盏掷伤了你的额头,血流如注。你不哭不闹不生气,只除了忧伤难掩。
可、连墨冰仙都怜她了,为何啊为何,白子画你还不能怜我?
果真是铁石心肠吗?果真是孤绝无情吗?
花千骨,哪有自己说的那么冷血呢。
爱一个人,早已成了习惯。最终你原谅天下人,却不肯放过一个白子画。
“白子画你以为死就可以挽回一切了吗?我没有师父,没有朋友,没有爱人,没有孩子,当初我以为我有全世界,却原来什么都是假的。爱我的,为我而死,我爱的,却一心想要我死。我信的,背叛我,我依赖的,舍弃我。我什么也不要,什么也不求,只想简单的生活,可是…… 是老天逼我,是你逼我!你以为到了现在,我还回得了头么? ”
宿命难违,天意作祟。你们叛我!老天逼我!
我,无路可逃!无路可走!
为了你,我一无所有,一无所有!身上心上无完肤!
我曾以为我有了全世界啊!全是假的!全是假的!
“白子画,今生所做的一切,我从未后悔过。可是若能重来一次,我再也不要爱上你。”
再也不要,再也不要这样无望地追逐啊!像是迷路在无端旷野的孩子,像是被世间遗落的一朵杨花。
如果可以,我不要再爱你,并非是畏了绝情池水的痛啊、是畏了你冷冷的目光!
“白子画,你其实从不信我,你只信自己的眼睛。”
神农鼎,是我给自己的,最后一次机会,可,你仍不信我。
刃染血,伤透骨。
被你亲手杀死,也好吧。
“白子画,你还是不肯爱我么?”
她轻轻的言语碎了,她说,你、还是不肯,爱我么?
分明字字泣血。
那,你又有什么资格!随我而去?!!
你!没有资格!
“白子画,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:今生今世,永生永世,不老不死,不伤不灭。 “
生生世世,我不要你忘了我!
要你不得解脱!要你不入轮回!
要你带着永世不灭的负疚,追忆我。
最后的最后。如果可以、请让一切尽付笑谈,回到起点。
我甘愿舍了性命,做回最初你身边那颗小石头,不做飞鸟不做太阳,不要自由不要力量!
不是不想生生世世与你纠缠,可是请原谅,原谅我最终也太爱太恨你,原谅我只求被你亲手杀死,原谅我不肯允了你的追逐。
只因为,没有如果。
子画师傅,那句话,我从不曾与你说过。那便是,我爱你,沁入骨血,锻入魂魄地爱着你。
子画师傅,小骨依旧还记得初见时的一眼惊艳,那时,我迷了清眸,懵懂地问,也不知是问你还是问自己:
“白子画,黄泉路上,忘川河中,三生石旁,奈何桥头,我可否有见过你? ”
PS:她的爱或许有些卑微却从不自贱,或许有些任性却从不自私。爱上师父,是她错了,可是她错得无怨无悔。她对他从来都没有任何要求,也不想让他知道,只想安静的陪着他。可到了如今,她连这个最简单的愿望都没有了。只要他好,她可以离得远远的,与他再无瓜葛。









浮生尽<br><br> 若早知浮生若梦 <br> 恨不能一夜白头